我真的不会使剑:第十三章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凭什么,凭你现在在我的手上!陈墨一脚踩在郑景龙的背上,差点让郑景龙喘不过来气。

    那你倒是杀了我啊!郑景龙狞笑着,艰难的朝陈墨喊道。

    俗话说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但陈墨发现郑景龙油盐不进,对方就是打赌自己不敢杀他,恐怕也是个不要命的狠角色,于是陈墨突然灵机一动道:我们来打个赌,我今天放过你,从今天起,我们俩谁先向对方求饶,谁以后就远离安梓怎么样?

    陈墨之所以有此一说,也是对郑景龙性格的判断,对方都已经被自己踩在脚下,还在嘴硬,应该是个极其在乎面子的人。这样自己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提出和郑景龙对赌,以郑景龙的自信,多半会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陈墨的话果然正中郑景龙的下怀,郑景龙从根本上就不在乎赌注是什么,但郑景龙喜欢陈墨所说的这种方式,他要先让陈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之后再当着陈墨的面带走安梓!

    好!郑景龙冷哼一声,自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,只是同学!

    在郑景龙看来,安梓的解释苍白无力,而且这样反而更激发起了郑景龙的怒火。

    我要他爬着回去!郑景龙面目狰狞,怒吼道。

    郑景龙是金陵富豪圈子里出了名的变态,但也是个可怜人。

    幼年时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父亲郑志业活活打死,的时候又因为偷偷藏了自己母亲的照片,被郑志业用鞭子抽的遍体鳞伤,自那以后,郑景龙就将一切怨恨埋藏在心里,变成了一个非常听话的乖宝宝。

    数年前,郑志业出车祸死亡后,身为唯一的儿子,二十三岁的郑景龙接收了郑志业的所有遗产,从此本性暴露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郑景龙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,只要是自己想要的,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,一定要得到。

    安梓,别怕!陈墨把安梓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身为系数能力者,陈墨自然不怕几个保镖,保镖再厉害,也还是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陈墨,你不要管我,你走!安梓比别人更了解郑景龙,否则也不会如此坚决的拒绝郑景龙。

    陈墨没有回答,别说自己有能力,即便没能力,这个时候陈墨也不可能临阵脱逃。

    慢!陈墨竖起右掌,五个朝自己走来的保镖突然一滞,陈墨紧接着道:让我先把我的凤凰牌自行车放好再说。

    郑景龙的五个贴身保镖都是退役军人出身,其实内心并不愿意为郑景龙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但在金陵,两万块钱一个月的工作,不是那么容易找的,你不做,总会有人做。

    对付看起来瘦弱的陈墨,五个保镖不想以多欺少,于是其中一个最矮的保镖向四个伙伴点了点头,独自走向陈墨。

    兄弟不要怪我,只能说算你倒霉。保镖声音很,只有陈墨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保镖出手,毫无花架子,直挺挺的一脚就踢向陈墨,但陈墨一个闪身很轻易的躲了过去,七倍于普通人的灵敏,也就是七倍于普通人的反应速度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极限,出手的保镖只觉得一眨眼,对方就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别说我没劝你,我可是学过一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。陈墨微笑着对出手的保镖说道。

    陈墨物理学的很好,对方比自己矮,又喜欢出脚,那么自己如果在对方抬脚的一瞬间,右脚以四十五度踢向对方的胸口,再配合上对方自己抬脚的力度,结果会是什么?

    陈墨果然马上就看到了结果,只见这名保镖,刚刚再次抬脚,就直接以抛物线的形式倒飞向空中,而后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,屁股先行落地。

    看到没有,这就是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!陈墨拍了拍手,朝身后的安梓一笑。

    某不知名保镖为您增加了1点贱系数!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贫!看到郑景龙的保镖被陈墨一招击败,安梓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看到这一幕的郑景龙有点生气,在几个保镖身后大叫道:什么垃圾退役军人,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郑景龙的话让五名保镖颇为羞愧,这时,其中最高最壮,看起来战斗力最强的保镖拦下其余几个想要出手的人,双眼灼灼的看着陈墨道:让我来!

    又是一个出手干脆利落的保镖,只见壮保镖沙包大的拳头直击向陈墨脸部,陈墨连忙双臂交叉,迎向这名保镖,随后在微弱的灯光下,就见无数的拳影不停的击打陈墨的双臂,陈墨也在不停的后退。

    这时,郑景龙露出了解恨的神色,安梓却拽着衣角,担忧全浮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保镖突然停手,陈墨撤开双臂,看向双手颤抖的保镖道:打完了?那该轮到我了,最近除了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,我还学了一招金刚捣蛋的技能!正好拿你试试手。

    说着,陈墨以远超对方的速度,急速奔向对方,而后同样双拳使出,直击对方裆部,保镖自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命门受伤,于是连忙侧身闪开,然而陈墨速度比对方更快,保镖只来得及双手捂档。

    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,那么陈墨乱拳打到保镖护着裆部的手掌会怎么样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