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将的契约娇妻:苗苗的番外(七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团长,嗯,这会儿耳根子还是红,脸还是挺黑的,掌了她的脑袋去亲那个小小的耳垂——多现学现用么,苗苗一痒,往他怀里直躲

    好了好了。妖精被喂饱了也没有那么难说话,给我穿衣服吧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呢,相处是要相互了解滴,真正的妖精是越了解越欲罢不能的,根本不用装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苗苗把她的东西分了两堆,几件衣服用一个小箱子提了,另一堆生活用品什么的——瞧着也是刚买不久,找了几个袋子装了,连着那一袋子苹果。

    她带着平光志到医院后头——这儿有个杂物房似的地方,把东西都给了在那里住着的老人。

    我出院啦,她笑的眉眼弯弯,东西也不好带,你家里能用的上就用呗。

    平光志牵着她的手,很紧很紧。

    苗苗一路靠着他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那袋苹果让我送人了你不会生气吧。

    她的团长心里都是软的,捏了捏她的手,低声说想吃再给你买。

    妖精满意了,还要给我削。

    动口的怕动手的。

    平光志天不怕地不怕,也会拿这么个娇娃没办法。

    她的唇贴上来,软软的两片,轻轻咬一下他的,舌尖又扫过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反应过来的时候——自己已经抱着她,深深地,深深地回吻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别扭的性子——亲都亲了,自己管不住自己,那说明什么?

    苗苗超级满意地看到这个木头疙瘩地体温又热了一点儿,男人不会吻不要紧么,慢慢教——聪明起来学的比谁都快。她在他脸颊上印上一个湿润的亲吻,声音酥痒,软糯——她声音真的超好听。你不是也亲我了,我还以为你真就这么讨厌我呢。

    平光志轻轻把她放下来,手抱着她的肩头,眼睛定定地看,低声解释没有讨厌你。

    苗苗嗯了一声,更软了,手勾着他的脖子——平光志只觉得身下这个女的没骨头,怎么那么软,那么香突然间他意识到,在他胸膛下这么软的——是她的。

    苗苗嘴角弯弯——诶哟这人的腰下烫死个人了,这个程度绝对是灰常灰常不错滴,她很期待么——个妖精真是蛮享受这种男女之间滴纯粹交流,她又轻轻咬了咬他的唇,那把鞋脱了,嗯?抱着我睡么,再不睡,明天我可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当男人真的躺下来,怀里紧紧抱着她的时候——苗苗心里真是乐呀—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这个木头还假正经什么,瞧他的手臂搂得多紧,又感叹——诶呀真是不容易,什么时候还要我哄人才肯睡下了。

    平光志怀里抱着她,她又在轻轻扭,真的超级考验他的意志,不过男人心里下了决定——低头吻了吻她,算是呢喃吧,你**号码告诉我。

    嗯?苗苗心里一奇怪,干嘛呢?

    平光志很平静,我的**号码是xxxxx,老家是天津,三十四岁,未婚,只有一个养父也去世了,每个月工资六百块,上次国家奖励了五千。存款大概一万。

    苗苗愣了一下,你说什么呢?

    平光志揉揉她的头发,唇贴上她的额角,声音坚定你总说我讨厌你,我真没有,回去就打报告结婚

    苗苗傻眼了——玩儿这么大?好在她反应快得很——一天到晚想着要娶她的又不止这一个,多一个少一个的她也不在乎,反正理由都好现成滴,她报了自己的**,但是捏了捏这男人认真的脸,我还没到二十三呢,你等我两年?

    嗯,部队里提倡晚婚晚育么,政策要求大家没有不响应滴——苗苗才二十一,两年后——别说两年后啦,两个月后她都不一定理他鸟。

    平光志捧了她的脸吻下去,妖精的腿儿趁机就往他腰上缠——果然是兵王出来的么,苗苗想,这腰真的超级有力,这身板肌肉特别漂亮

    他摸到她的腿——睡裙让她蹬开垮到了腰上,腿上又嫩又细的皮肤微凉,他的手掌又那样的灼热,抚摸,略显粗糙的掌心,抚摸过去——是爱抚,深沉的爱抚,全心全意。

    苗苗伸手去解他的扣子,平光志动情地吻着她,哪要她来解,自己——风纪扣扯开,衬衫的扣子扯开,衣服往旁边凳子上放了,苗苗翻身把他压在身下,笑眯眯滴,还有裤子呢。

    他声音微哑——别看咱团长三十好几的人了,这方面就是个雏儿!能跟苗苗个妖精比?他忍到现在已经是实属不易鸟,还想怎么着哇?

    我来。他低沉的声音这样听起来超级性感滴,对了,性感这个词是苗苗新学的,她觉着是可以这样形容的嘛。

    蹭着他的胸膛,苗苗的细腰往前伸展,小腿,大腿,要紧贴,要微微颤抖,军裤已经被他放到一边,此刻——就是此刻,苗苗伸手。

    嘴角翘得弯弯。

    苗苗俯下身亲他,傻子,你亲亲我呀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