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一世红尘:第39章 下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狼天棋想起他吹曲子时的情形,往地上看去,只见自己躺过的地方有一个人形凹槽,心中惊讶,问道: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那人笑道:世间万物皆有生命,不过有些生命迹象不那么明显罢了,就如一个人陷入极深的昏迷,失去了感觉。我这支用‘润心’吹奏的‘醉生梦死曲’将它们唤醒过来,用曲调打动它们,让原本坚硬的岩石也变得如水般柔软。

    狼天棋似懂非懂,心想:看来这玉笛原本是他的,不知他还会不会还我,他若不还,我也敌不过他,那可怎么办?却见那人拿着笛子抚摸一阵,忽然递了过来道:还你吧。

    狼天棋一时没反应过来,竟忘了伸手去接,那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傲然道:送出去的东西,我岂会收回来?狼天棋接过玉笛,心中犹豫,不知该不该求他教自己御物之法,却听那人道:在这里待了五十余年,也该出去转转了,你怎么打算?要留在这里吗?

    狼天棋忙躬身施礼道:求前辈带我出去。

    那人皱眉道:什么前辈后辈的,以后你随他们一样,叫我活无常吧。

    狼天棋道:晚辈不敢。

    那人盯着他看了一阵,忽然笑了笑,却没再说话。两人穿过黑暗的石道,来到山洞入口处。只见眼前漂浮着淡淡云雾,阳光透过来照在他们身上,暖洋洋的,那人眯起眼道:看来今天天气不错。忽然抓住狼天棋手臂,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狼天棋毫无准备,大吃一惊。他只觉下坠之势越来越快,五脏六腑都要从嘴里冒出来,只能咬牙硬挺。过了一阵,不知那人使了什么手段,好像有什么东西托在了脚下,下坠之势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狼天棋向脚下看去,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心中很是好奇,只听那人道:这是御物的最高境界,御风而行,你没听说过吗?狼天棋摇头道:没有。心中羡慕,心想:我若能学会这样的本领就好了,到那时想去哪里便去哪里,还怕找不到爷爷和爹娘么?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道:求前辈教我。

    那人向他看了一眼,从怀中拿出一卷似革非革的东西,递给他道:这是‘醉生梦死曲’的曲谱,这世间恐怕也只有‘润心’才能真正将它吹奏出来,我留着无用,便传了你吧。等你领悟了这首曲子,自然便学会御物之法,至于御风而行,以你如今的修为,只怕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狼天棋心中大喜,接过那曲谱,本想打开看看,见风势太大,便放在怀里道:多谢前辈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半盏茶时间,两人这才落到地上。那人放开狼天棋手臂道:你去吧。

    狼天棋在月亮山上时,千方百计想要下得山来,如今终于得偿心愿,茫然四顾,却忽然不知何去何从,问道:前辈要去哪里?

    那人环顾四周道:我在这附近转转。话音刚落,只见十余人从远处走来,当先一人高高瘦瘦,穿一身青布长衫,面容清癯,正是之前黑山二鬼遇到的松长老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狼天棋二人面前停住脚步,那松长老沉吟了一下,拱手道:二位可是住在这山上?他刚才得到手下传讯,说有人从山上下来,这才赶了过来。们一直守在山下,没见有人上山,是以他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狼天棋道:我是住在这山上,你们是谁?

    那松长老笑道:我们是过路人,见这山峰雄伟秀丽,想上去游览一番,又怕山上有人居住,冒昧打扰惹主人生气,所以这才询问。

    狼天棋见他面容和善,点了点头,心想:镜月师太向来喜欢安静,有人上山她定然不喜,可别伤了他们。说道:这山上也没什么好看的,你们还是不要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松长了盯着他看了片刻,微微一笑,向身旁的年轻人使了个眼色,那年轻人微一点头,怒气冲冲站出来道:你这小子太也无礼,这山你们买下了么?凭什么不让上去?我们偏要上!说着向前迈出一大步,往狼天棋身上撞去。

    狼天棋见他忽然向自己撞来,本想闪避,但他来得好快,闪避已是不及,忙运转真法护住全身。那年轻人在他身上一撞,忽然倒飞出去,摔在地上,狼天棋往后退了两步,心中疑惑,不知他为何会这样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体内气血翻涌,一口血险些喷了出来,被他强自压下。他这一撞本意是想激怒狼天棋,并未想真正伤他,没想到他修为竟然不弱,自己一时大意,被他体内真气反震回来,竟险些受伤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爬起身来骂道:王八蛋,动手打人么?来来来,咱们较量较量。手中法诀变了几变,祭出一把长剑,向狼天棋刺去。那松长老在一旁看着,也不阻拦。

    狼天棋体内真法虽然不弱,但却不知如何使用,此时见他忽然一剑刺来,快捷无比,剑身青芒闪动,显是非同小可,一时间手忙脚乱,危急中将玉笛润心抓在手中,往他剑头拨去。那剑被他一拨,偏了一偏,从他身旁刺过,只听嘶的一声,割破了他身上衣服,险些便伤了手臂。

    狼天棋被这一剑震得手臂酸软,玉笛险些脱手而飞,惊出了一身冷汗,心想自己与他们从未见过,无怨无仇,这年轻人竟这样狠毒,出手便取自己性命,心中怒气上涌,说道:你干什么?

    那人不再说话,沉默了片刻,脸上慢慢恢复平静。他坐回原地,自言自语道:原来她已在这山上住了这么久,难道是她回心转意,特意守着我么?随即苦笑一声,又自语道:我真是自作多情,当年师父把我带来这里,根本就没人知道,她又怎么会是守着我?若她是为了守着我,那这么多年又为什么不来看我?他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狼天棋见他低着头,看不到他脸上神情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只听他又自言自语道:她为什么出家?她为什么没有与楚仙之在一起?镜月,镜月镜花水月,原来她觉得这世间一切便如镜花水月一般么?是不是楚仙之伤了她的心?他霍地站起,说道:我要去找她问个明白。忽然又慢慢坐下道:师父说我不是真的爱她,这五十年来我一直在想,却还是没想明白,我又去找她做什么?他低头看了看锁在身上的铁链,苦笑道:何况我根本挣不开这魂索。

    狼天棋听他口中喃喃自语,一会儿站起,一会儿又坐下,忽然想起镜月发癫时的情形,心想:看他样子肯定认得镜月师太,难道他喜欢的人就是镜月师太?想到这里心中吃了一惊,回想那人言语,心中越来越是肯定,不禁呆住不动。镜月师太一直是他心中又敬又怕的人,如今他无意之中竟得知了她的秘密,心中很是不安,不知她会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他正胡思乱想,忽听那人道:我能看看这‘润心’吗?狼天棋犹豫片刻,还是将润心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那人将润心拿在手里,抚摸了一阵,抬起头看着洞顶,低声道:这支‘醉生梦死曲’是我特地为你而作,我一直想吹给你听,你却不肯,恐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了。他将笛子放在唇边,悠悠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狼天棋看他手指在笛子上不住跳动,笛子发出幽幽绿光。笛声传进他耳朵里,有时平淡无奇,似有人在耳边轻声呢喃,有时清脆婉转,似有人在身边嬉笑打闹。这笛声似充满了魔力,狼天棋浑身懒洋洋的,说不出的舒服。他双目呆滞,似看到了爷爷云鹤上人,云鹤上人冲他微笑,像小时候那样抚摸他头顶,又似看到了娘亲,她脸上模模糊糊看不清模样,却能看到她在笑,她走过来扶自己坐下,口中与自己说着话,虽听不清说些什么,但心中万分欢喜。

    狼天棋脸上带笑,他感觉眼皮越来越重,便躺下来,却觉得身下柔软,不似躺在地上。他用双手去摸,地上软的如棉被一样,他也不去想为什么,他看着自己的娘亲,心满意足。他转过头去看那吹笛子的人,见他身上铁链拉长了许多,软软垂在地上,原本紧紧箍在手腕上的铁环也宽松了许多,他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会有这奇异变化,已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狼天棋醒转过来。他想爬起身来,发现全身上下像被人死死按住,一动都不能动,他睁着双眼,不知为什么会这样。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在他四周地上拍了几下,随后一把将他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狼天棋站定身体,见拉他的是被铁链锁住那人,如今竟脱去了束缚,不禁大吃一惊,往后退了几步道:你你怎么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