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墓镇: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敢不敢赌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眼前这几人他们与亓展都认识,如果硬是解释一句和亓展闹着玩,谁也不能说什么。再说,自己也没有抓住他们什么短处,对他们表现出的不满太明显了,只会让他们心生戒备,对自己毫无好处。

    但是刚刚的那会儿的情形,像印在了叶枫乔的脑子里,严重影响了叶枫乔的心情。让她总有一种直觉,这个闵成飞,并不是眼前看到的这个模样,他只是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个憨厚模样来迷惑自己。

    实在想不通,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要装憨卖傻的迷惑别人?自己向来不是一眼定人的,为什么那晚上就给他一眼定性了呢?

    或许他的提议合了自己的心意,自己才那么轻易的相信了他吧!叶枫乔如是想。

    哦,哦,是乔爷啊!闵成飞一脸的歉疚,我们,我们刚刚没看到是你。

    叶枫乔眸光淡淡的盯着他,望着他脸上的笑意,明明看着那么老实巴交,此时怎么看都觉得分外虚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,你今天想怎么样?叶枫乔上前一步,声音冷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闵成飞没有后退,身子却因叶枫乔的气势后倾了一下,似乎意识到自己在小弟面前,把怯意表现的太过明显,立马直了直身子,故作声势却又显底气不足的赔着笑脸道你这话是啥意思?我们大家都是认识的,还不能闹着玩玩了?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叶枫乔冷着的脸露出些许的笑意,点点头,你说的也是,只是这么晚了,你们几个怎么还在街上?

    我们,我们这不是刚收了豆子累了几天了,出来放松一下。闵成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。他的不好意思是正常的,正儿八经的男劳动力,不干活跑出来上网就是不务正业,会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他身旁有个人忙应道就是出来上了下网,我们也是忙了几天

    叶枫乔拦截住他的话,我没有要再责问你们的意思,你们都是成年人,做什么事也不是我能干涉的。只要没有辱没良心,污了楚墓镇五姓寨的脸面就行。

    闵成飞他们都笑呵呵地应道哪能,那哪能!

    对啊,对啊,我们咋能啊!

    叶枫乔望着哥五个不约而同的点头应是,如果不是今天自己看到了他们不同表现,自己怕是就相信了。好了,你们早点回去歇着吧!

    我,我能先去医院吗?那个受伤的人举着受伤的手指,一脸怯懦的表情偏偏露出讨好的笑,让人看得心里直别扭。

    叶枫乔懒得理他,随意地挥了下手。闵成飞几人如蒙大赦似的向医院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渐渐远去的背影,亓展冷笑一声,没看出来啊,这个闵成飞与平日见识到的不太一样啊!

    你也感觉出来了?叶枫乔重新做回车子上,忍不住的扶了扶受伤的胳膊。

    亓展见她凝眉皱额,忙关切的问,伤感觉到痛了?

    叶枫乔轻吁口气,就是痛了才好,不痛才要担心。放心吧,我没事,走吧。

    亓展见她语态认真严肃,不像是说谎。就发动车子,向叶家寨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哎对了,你刚刚看到他们是从哪里过来的?叶枫乔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亓展答,是从城南方向来的吧?网吧除了成俊哥这边,不都是都在城南那边吗?

    城南?城南可不止有网吧,这几个人到底是干什么去了?叶枫乔想到他们去时带的东西,心里就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叶家寨叶振山家

    王孝男坐在阿齐对面,定定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阿齐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,有话你就说话,别总是瞪着我!

    王孝男嘻笑一声道看看你不行啊,脾气还真是大啊,齐经理。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发脾气吗?

    阿齐满脸不屑的冷哼一声,咬牙道当初我真的应该冷冷心,把你给活埋了!若不是你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!

    王孝男一脸讥讽,你如今的处境,总提当初的话,不是一个笑话吗?难道还能回到过去?

    看着满脸依然不服不忿的齐经理,王孝男撇嘴笑笑,你的老大若是知道你今天被我们抓住了,纵使我们放你回去,你还能活得了吗?

    这些年,你以为我在夜笙歌什么事都不管不问,就不知道你们当中总是莫名奇妙的人消失去哪儿了?

    你别忘了,当初你们对那些人只是怀疑就下了毒手。而你——是被我们真真切切地抓走了,这事李宗可是知道清清楚楚的!

    你想想那些消失的人,你们干得那些腌臜事,你可比他们知道的要多的多。好好想想,你就是能逃得走,能保住命吗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